2014年05月21日

今夏,悉听那蔓花语

云天碧蓝,色熙暖。穿行在风中,树拥青绿,青绿里一丛幽静的花。芳菲流转间,一枝一蔓,悠悠风情呢喃于耳畔,窈窕亲切柔雅地抚摸你的心跳。说来真得没有用心想过,每天从这条路上走过,出小区向北不远,是一座假山,一块突兀的石,上面长满青苔。沿假山再向东走,经一座营房的旧址向前,就是一个折返了。这一路的行道树之内,浇过几遍的方畦,时而长出一些曾经熟悉的小草,有一种久违的熟悉之感。这忽而来自旷野的秀色,与小园里精心打理的一架架繁花,形成互补,也让人遐思愈加丰富了许许多多。

一蔓一花,蜿蜒,或爬上斑驳的墙檐,或缠架悬垂如瀑,或缠于树枝葳蕤向上。是的,葡萄、紫藤等藤科植物的枝条弯曲,缠绕在支撑物上,呈螺旋状生长。爬山虎、黄瓜等蔓科植物枝条柔软,用卷须攀附它物而生。但路边的方畦里不曾修饰的一个角落,长出了一丛丛打碗碗花,无墙可爬、无檐可攀、无架可依,却也是一茎向前,追随着行人的衣角,让让深深的怜,艳阳下小小的喇叭花向你眨眼眯笑着,映在我透明的心尖;而在晚路灯下,又好似找不到那抹淡红的身影了。我猜想,这一类花朵,夜来不一定藏在自己的叶掖,或浅浅牵手一场婉约的浪漫。

田园般的风情,正是悠悠夏日的基调。一砚绮丽写入平平仄仄的行板,一茎清秀的素净,钩连盘曲、攀栏缠架,依依相守,牵动心扉的阵阵悸动。在阡陌,在城市、在心中,风情悠悠。放逐思绪的脚步,静语成诗。光阴静静深流,安详而静谧,留下一份心底的纯美。我发现,那些攀爬的蔓,早就缠住我的心,永远在心底。走过那么多的路,也只是它延伸出来的爬蔓,牵牵连连间,总是魂牵萦的……

聆听,那蔓花语:打碗花的花语为“恩赐”。打碗花又名旋花,在中国古代建筑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这花的影子,是中国建筑装饰史上使用时间最长,使用范围最广的彩绘之一;牵牛花花语为“与你同心”,其中,矮牵牛的花语为“有你”,多么深情;紫藤花语是什么?“执着的沉迷”,绝色的紫衣女子矜持绰约,一句“你不是我要等的人,你走吧”。一阵风吹过,吹下紫藤上的一朵小花掉入这个人的手中,他看着自己手中的紫藤花,问向这朵小花:“走,走去哪里,这里又是哪啊。”君子好逑的季节衬托的一种美,姑娘们搜尽所有的色彩,把自己打份成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工笔画,又一个晴天丽日的故事

悉听那蔓花语,我看到 “悉听自然”几个共用的字,穿透清隽时光,万般诗意。夏日,张开火热的怀抱容纳一切生灵。在光影中穿行,在自然而然流露花香里,已经无所谓唐诗宋词元曲的意境,是否彩云般氤氲犹在,它依旧悠悠绽放出如此绚烂。无所谓它在《诗经》中的是哪一朵风雅,它携一朵凝眸的笑,来到我的门前,坦吐软语细声。一个回眸,把万千柔软蜷伏在一串串花上,静看那一蔓已经攀爬到一窗湖泊。我的心歌在一蔓小草的梢头荡漾,袅袅娉娉的时光里,蔓延蜿蜒,似画非画,似梦非梦。

悉听自然,顺其自然。沿着风所指的方向,路过的山丘,与她们交汇,与她们攀谈,与她们融合。天边飞来了几只白鸽,给安祥的天空带来几分灵动,真的有点象少年时,静静地平躺在绿色的原野上,心许欢歌。小窗帘影,轻触一蔓花叶的光影,宁心的静丽。红尘夕梦,夏日飞歌,情感的丝缕,豪奢的美丽,轻轻按下心音,排序着文字,在这方方正正的字眼里,情醉,意醉,人醉,心醉,一缕心香幽幽洇开,一念清凉姗姗伸展,延续一路美好的脉络!行笔到此,我相信“自然”可以入心,心中千千事,水到则渠成,若此,幸甚!文章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