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母亲的笤帚疙瘩

萦绕在我心头的一件事总想把它写出来,而迟迟没有动笔,因我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向天堂里的母亲忏悔。在母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把它写出来了,这是对母亲的尊重,也是对我的释然。那就是母亲与笤帚疙瘩的故事

那就从笤帚疙瘩的来历说起吧。大概生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的人都知道,笤帚分扫地笤帚和扫炕笤帚,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物件,却是那个时期常用的,也是日常生活所离不了的。乡村百姓大都用扫地笤帚扫正房、厢房、庭院;用扫炕笤帚早起晚睡、一日三餐前后都得扫扫炕,还要经常扫窗台,在我老家有时用来扫大姜上的土。其实,笤帚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那就是家庭子女不听话的时候,母亲有时会拿起笤帚疙瘩的杪,用笤帚把对着子女,来吓唬、敲打他们,人都说,听话的孩子不用打,许多不听话的孩子就是用笤帚疙瘩打过来的。笤帚,在家庭主妇手里用起来很方便,觉得很顺手。尤其是用扫炕笤帚更伎俩,站在炕旮旯时,一弯腰就拿到了笤帚,再一探身就把炕扫干净了,天长日久,扫去岁月的尘埃。这样一来,扫炕笤帚用的最多,扫着、扫着,就扫成了笤帚疙瘩,也不舍得扔,越用到最后越顶使,直到用的实在不能用了,儿时常常走东家,串西家,在炕头、角落里放着的大都是笤帚疙瘩。所以,说起笤帚疙瘩来,大都知道说的是扫炕笤帚疙瘩。

母亲是个很干净的人,她在村办公室里干完了公事,回到家也不闲着,看着哪里不顺眼了就拾掇,几乎天天把笤帚抓在手中,与笤帚疙瘩相伴,常用它扫扫这里,扫扫那里,笤帚疙瘩上留下了母亲的性情和温度,记载着感情和斑驳岁月。儿时常见她顺手拿起笤帚来扫炕、扫窗台,看到子女衣服上不知怎么落上了灰土,立马拿起笤帚来扫干净,有时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可在母亲眼里容不下子女身上的灰土,她让子女始终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走在大街上。她还用笤帚把屋里屋外、炕上炕下都打理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笤帚成了母亲居家过日子的爱物。

我家门前就是一条大街,大街上的姜井子星罗棋布,姜井子边常有扫大姜的(只有扫净了大姜上的土,客户才肯收;只有扫净了大姜上的土,才便于生姜种。)母亲从办公室回来每每见到有扫大姜的,回家顾不上吃饭,拿起笤帚就到扫大姜的人堆里去了,有时还拽上不太情愿的我,我也听惯了她们的对话:“你才在办公室里忙完了,还没歇歇呢!”“不用你,俺四五个人一会就扫完了。”“你快回家吃饭吧,过晌还要到办公室。”母亲听着她们的话假装没听见,蹲下身子,拿起大姜来就扫,随和的母亲很快就和她们融入一起了,门前不时嘻嘻哈哈的说笑声,荡漾在村子的上空。笤帚成了母亲连结沟通街坊邻居感情的信物。

说起母亲的笤帚疙瘩来,文章开头已提到了有个不得不说的故事,我今天就硬着头皮把它说出来吧。那年我已上了初中,自己就开始注重在男女同学中的面子了。记得当时遇到连阴天,母亲给我洗的衣服都不干,那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衣服穿着穿着就小了,谁家这般大小的孩子都是过年时才做衣服、买衣服,都没有几件可换洗的衣服,我家条件在当时还算比较好的,何况别的家庭了。我当时急着要上学,这可怎么办?母亲没法,就找出了她的一件绒衣,我一看还可以,可又一看就犯愁了,在胸前还绣着几朵鲜红的花。想想在那个时代,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能穿出门去?何况在同龄的男女同学中,我怕同学们笑话我,我这时不知怎么上来了犟脾气,母亲怎么劝说,我也不穿。母亲一看我确实不想穿,又怕我耽误上学,就拿起笤帚疙瘩来吓唬我,这时的我根本不停吓唬。母亲实在是气坏了,拿起笤帚疙瘩朝我的屁股上就打了几下,嘴里说着:“你怎么这么犟?就穿一天有什么?”可我还是不穿,母亲心疼了,不再打了。母亲不打了,我又心疼起母亲来了,我见快到上课时间了,拿起绒衣来,用火油泡、用水洗那几朵鲜红的花(那时家里大都没有汽油),怎么泡、怎么洗也洗不掉,只是泡洗的有点褪色了,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穿上衣服就走,赶到教室幸好正上课,也就没闹出什么大的笑话来。

这样的事在现在这个年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可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里就发生了,善良的母亲从来都不舍得打我,却为了儿子的好,为使不耽误上课,而用笤帚疙瘩打了我。虽说母亲打了我,而我从心底里还要还要感激她,向母亲道歉。为这件事我不知困惑忏悔了多少年,我忏悔我当年太犟,太爱面子,而不顾母亲的心情;我后悔母亲怎么不用笤帚疙瘩打我一顿?让我猛醒过来,可母亲却心疼儿子,不打了。打完之后一直许多年,母亲还后悔似的跟别人说:“他那时太犟了,我也正在气头上,才打了他。”正因为母亲很少打过我,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现在想来,天底下的母亲哪一个不都为自己的子女好?母亲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才拿出自己的衣服让儿子穿,母亲是在儿子倔强的万般无奈之下才用笤帚疙瘩打了儿子。母亲虽说用笤帚疙瘩打了我,我并没有半点对母亲的恨,我对母亲是万般的爱。笤帚疙瘩上留下的是我与母亲间深深的爱。

小小的笤帚疙瘩,留下了母亲的情和爱,也留下了我不尽的思念。每每想起笤帚疙瘩来,我就会想起天堂里的母亲。我将一直向母亲忏悔!

乔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