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清明夜雨

长夜雨,落叶知千里。

  晓绺堤,飞絮曳迷离。

  灯花醉孤城,烟云画凄离。

  陌上笙歌泪,他乡庭院深。

  明镜水月的菩提下,盛世的轮廓,寂寥的纹花,细数,花落,几何?

  几许红尘几许愁,风吹帷幕,一帧一帧,莫不如,凭栏望北,一寄乡书?

  素衣青衫,风穿罗袖,这斜阳下的茔,多少醉醒,多少浮生,又有多少思念?背离这余晖,那落花飞零,不禁落问,何以团圆,何以别离?花落泪,月伤情。

  那门前的青石小路,那花落余残的折柳,帷幕太深,遮挡了这低眉下的深望。黄昏太深,听不闻低声细语。

  风起,风吹,雨起,雨打,对着那如烟的杨柳幽幽的一声叹气,这离别怎如此缠绵,这花落怎如此缱绻?一别北风,一别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别离,年年离。月落子规啼,霜打飞絮去。

  辞家三千里,挡不住春色匆匆,韶华易逝,红颜不再,一如我们。

  韶华渐渐,晚晴月华。

  雨点稀疏,楼角边,那半抹残红,登上那小楼,凭着栏杆,等着那北风的月亮升起。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岁岁,岁月也苍老。

  风卷珠帘,天涯路漫漫,不知何时望北穿?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相聚,匆匆分离,几场相聚,几场离别?

  离别之苦,再难言说,最美的离别,莫如“杨柳岸,晓风残月”。塞外的雁声,是否只懂得这羌笛的悲?那孤烟落日,黄沙万顷的泪,你可懂得?

  可叹这人生太多的羁绊,太多忧愁。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有时候这杜康并不能浇灭一切的愁?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这红尘的纷扰,梦难守,谁知心忧?斜阳影,谁记着这风流世间?

  逝者已逝,生死相隔,这其中的距离,岂止是一座奈何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