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凉夏暮色

日未落,忙着就来了这,不等

盼月色晒满眼前,从不曾想待暮临,去小道走一遭,受受不容易来的凉脾气,昼夜在这也就分大小了。

熙熙攘攘,纷纷扰扰,乏了初夏,蒙了夜暮,我也独自前往静处,一笑一摆,丢了心府;净身心,空深穴,奈何子弃呢。又妒这凉夏,系了暮色,憾多情人,总我一个,一笑奈何去,寻它灯火阑珊处,怪夏夜里的音,搅了心趣。唯书馆留我一池净水,得以云游。专了心,便不念了些许,四季总有轮回,人一生几何,悄悄着,二十年光景刻进了记忆,但也就这样逆流而去了。不舍,无奈围着心尖,如此就过来了。

时隐时现的,灰蒙中似乎看不到一丝光亮,敲打着窗,给了空暇,带了巨响。又是孤灯作伴,我躲着窗檐,听雨敲人家,又一个世界,我一个人好好过。这一夜,一个人,不孤单。夜已深,都困了,乏了。

“新月坐在写字台前边的椅子上,胳膊肘儿支在桌上,一手托着脸,和……”。得了,就停这了,合上了,揉着眼睛,起身进了门外凉夏,衣有点不抵突来的凉气,抖了抖身,便数着步伐去了。

夜更深了,更凉了,回家的路永远记得的。世有瞬息万变,风云莫测,自也有亘古不变,不屈不饶。漫漫长夜里,思绪万千多少夜不再慢慢流走,有的已不再懂得,有的只是满天落叶,依旧寻不见曾相遇的那一个。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