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排头坝,最后一条乡村古街

 排头坝,是一条村街,有六十多间店铺,位于广东省原大埔县城东北方向七公里处。从前,有两条出省要道就从这里通过,其一往北与福建永定思边接壤,其二往东与永定园腾毗邻。不过,都必须翻越高山大嶂,这两条大道,都是用石块铺成宽约三、四米的官道,上坡时须攀登层层石阶,累得人汗流浃背,看得人头晕目眩。由山脚至山顶,有数千级之多,两边林木茂密,浓荫如盖,常闻山兽啼鸣,时有虫蛇出没。由于两省边界,又是两不管之地,抢劫掠夺时有所闻。北上高岗为三层岭,东出隘口叫石门凹,凡须通过此两关者,必须成群结伴,绝不敢单独行往,特别是那些肩挑重担的脚夫,走过山来,有如走过鬼门关。

   由于占了交通便利之优势,一条罕见的乡村小街,便应运而生,它就是排头坝。

   最初是一个名叫罗展奎的县城水涵头人,他拖家带口搬到排头坝这个荒凉的地方来,那时,这里除了荒林就是草坝,距今算起来也有三百八十多年了,他最先是搭起一间茅草屋,开荒垦种,由城里人变成了地道的农民。据族薄记载,罗展奎生下四个儿子,名为思仁、思义、思礼、思智,可见他是个读书识礼之人。儿子长大后,便在榕树下建了一座楼,叫牛角楼,后来,子孙们又建了两座,一座叫善武堂,一座叫善述堂,其中都有很多故事的,据传最盛之时,善武堂有十八位青壮年学得了一身武艺,武功最了得的叫罗四兴,他的双刀与缩骨功曾经征服过从潮汕远道而来的武林人。善述堂却有八位男丁挑着八担书笼,同时出门去当教书先生,书法最好的叫罗颂椒,每逢过年之时,他为人书写对联,往往写到手发麻,这些都被远近乡村传为了佳话。

   自开基以来,不觉又过去了一百多年,排头坝终于出现了一节短短的街,此时还没有别姓人来此居住,罗姓人便成了这条街的第一代居民。借着官道优势,他们便开始经营起歇客、熟食、磨豆腐生意来。由于此地离县城近,吃住费用也相对比较便宜,因此便吸引了很多过往客,特别是福建来的那些挑夫,每到此地,几近黄昏,便在这里打尖歇宿,次日一早,再赶往大埔县城。

排头坝虽然很小,但它的名声却越来越大,不少人看好它的前景,便纷纷到此地来谋生找食。从此,店铺便越建越多,小街也越来越热闹了。除了客栈和熟食外,还有做衫、剃头、补锅、打铁、做鞋、榨油坊等。

   由于客流量大,店铺常常通霄不打烊,排头坝也被称为小香港,因为除吃住外,还有烟馆、赌馆、戏台、每日有人吹弹拉唱,真的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排头坝也渐渐成为一条移民街,住着梅花姓了,不再单纯是罗姓人。随着外姓人迁入,罗姓人便陆续迁往外处,有的迁至丰顺,有的迁往汕头等地,其中还出了一个汕头大学党委副书记叫罗念潮。这条街不过才三百口人,因为居民见多识广,信息灵通,也造就出了多姿多彩的人生,出了不少各方面的人才,不可否认,其中也有人变得好逸恶劳,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当时排头坝最有钱的,是村中的下片人,他在这条街就有八间店,可是到了他儿子手上,因为沉迷赌博,结果把店一间一间给输光了,不得不又回到原地,族人看到他那么不争气,把身家全赌光了,就跟他划断界线,想当初,他在排头坝街上有很多间店,干脆叫他为店上人,后来店上人便成了一个单纯的符号,不再含有歧视的成分。再说另一个女人,她名字叫做黄阿三,是个外地迁入户,她不但山歌唱得特别好听,而且还会唱邪人心,许多后生仔都被她的情歌唱得六神无主,做事总是颠三倒四。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她好象从来就是一个人,有好事者问她:你为什么不嫁人?她回答说:我已经嫁过十八次了,就是还没有跟老公过过年。我识事时,她已经很老了,是这条街上的孤寡老人,但可以肯定,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多情女人。

   著名的三河坝战役,我军与不断增援的钱大钧部队激战了三日三夜,终因寡不敌众,最后辗转退到排头坝来,因为这里群众基础好,人人拥护共产党,朱总指挥不但筹到了一批钱粮,还在街上住了三个晚上,才转道向井冈山进发,那间店也因朱德住过,不久便被国民党烧毁了,这些都是有史料记载的。

  自1962年大埔到永定的公路开通后,所有车辆都由山边绕过,从此,也就见不到挑担行脚的了,排头坝便冷落了下来。特别是近二三十年,街上青壮年大都出去打工了,这条街便益发萧条了起来,多数已经锁门闭铺,原来热热闹闹的一条村街,现在变得空空荡荡的了。这些长时间没有人住的店,风吹雨打,虫蛀鼠爬,坏得也就更快了,因为是店铺,间间相连,单户人家,是没法维修的,眼见墙面斜的斜,裂的裂,街中和街尾,还倒塌了数间,裸露出的残墙断壁,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难道这条村街从此就要消失了吗?这确实是让每一个排头坝人最伤脑筋的问题,虽然也有不少的年轻人,想尽了办法,出钱又出力,也只能为它挂多几串灯笼,稍为掩饰一下她那苍老衰败的容颜,始终起不了什么实际的作用。

   时至今日,各村都已经变化很大,别墅洋房,已不足为奇,所缺的是那种具有中国特色,包涵了中华民族精神,且有历史价值的建筑风格,如今已经很难见到了。排头坝,是最后一条乡村古街,它不但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兴衰,还融进了乡村艰难的岁月,一旦它真的毁了,那我们的记忆,我们的乡愁,甚至我们的历史,也将会一同消失掉,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可喜的是,一个大好的机遇终于来到了,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极为重视新农村的规划和建设,尤其对古街古镇,不但要保护,还要精心维护,排头坝就被例为其中之一,并由县委书记亲自坐镇,现在是真正有希望的了!我们相信,这条乡村古街,不要多久,就会变得生机勃勃,并且显示出她特有的魅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