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新中式宠妈艺术#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母亲

母亲爷爷是清朝世袭的四品武官。在长江的支流滠水河边,清政府给这些为大清打下江山的有功之臣建造了气派而威严的“官厅”,三重院落,两房妻室,三个儿子,四个女儿,仆人最多时达36人,家境的殷实可想而知。93年前的今天,我的母亲就出生在这个官宦之家。

  因为是长房长子长孙的缘故,母亲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去极大的欢乐。母亲的爷爷视她若掌上明珠,整天介扛在肩上,在家中的大院里晃悠,常常一老一小叫嚷着“吃油条果子咧,吃油条果子咧”。母亲是家中谁都不敢惹的小公主,母亲的爷爷是她的坚强后盾,所以大家都说,母亲的“坏脾气”就是那时惯出来的。母亲8岁时,母亲的爷爷和两个小孙子玩耍时,在躺椅上去世。据母亲回忆说,当时的葬礼很是辉煌,出殡时,儿子披麻戴孝,四个女儿四顶大轿,一条街为之动容。

  随着母亲爷爷的离世,家族的繁华不再,家道中落。因为生活在民国,官位已不能世袭,为了一大家子的生计,外公很早就开始在武汉讨生活。

  母亲12岁时,外婆重病染身,常年在外奔波的外公不能侍奉,照顾外婆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身上。可怜12岁的小女孩在冰冷的河水里清洗外婆的血尿布并伺候外婆病榻前,直至外婆“血蹦”去世,母亲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也至此结束。因为是个女孩,在那个大家庭里,母亲被叔叔、婶婶使唤着做各种家务,母亲敏感、倔强的性格就是在那时潜滋暗长。

  虽然母亲是个女孩,外公却很是疼爱,很早就送她到武汉读书,一直供读到大学。乱世里,外公一直在四川等地任职,为方便计,外公专为母亲姐弟俩在武汉买了一栋一楼一底的房子,以让他们学习、生活无忧。

  为了弥补母亲姐弟俩从小失去母爱,外公曾试图一家人生活在武汉,可母亲和仅大自己5岁的继母合不来,自此只能四川、湖北骨肉两分离。

  母亲大学期间正值武汉解放,怕背“有房产是地主”的罪名,母亲姐弟两个双双“逃”离武汉,南下、北上。

  母亲在武汉和一群有志青年经过短暂的培训后乘轮船朔江而上,去到沙市,再乘车去到荆州。第一夜与老鼠的相伴,母亲害怕得后悔没有留在武汉。在那个急需文化人的年代,母亲们的到来,为那个城市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各个职能部门开始运转起来。

  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母亲快乐的天性渐渐展露出来,她的活泼、开朗、大胆,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父亲,他们相爱了。但我的父亲在旧时曾有过“娃娃亲”,母亲在知道父亲还在为能不能解除婚约难以定夺的情况下,应承了大学同学的求爱,并着手办理调往武汉的手续。就在母亲一纸中南军政委员会的调令摆在领导面前时,父亲解除婚约的事也办好了。走?还是留?望着一脸沮丧、巴巴地盼着她留下的英俊的父亲,想着他一身的才华和敦厚的品性,母亲最终放弃了回武汉的打算,留在了荆州和父亲相守。这一守,就是40多年。40多年的风风雨雨,母亲因为父亲历届运动中特有的“运动员”身份,而从机关贬到单位的最基层,在那个夫贵妻荣的年代,母亲无怨无悔。

  渴望母爱亲情的母亲,一直怨恨外公狠心地丢下母亲姐弟,可当听到外公去世的消息,母亲捧着电报伤心恸哭,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最牵挂母亲的人也走了,母亲泪眼迷离,不能自已。母亲因此把她最深沉的爱都给了她的5个子女,心无旁骛。

  在那个住房条件极其简单的年代,在经历几次迁徙和折腾,母亲却始终完好地保管着武汉房子的房契。她给我们看过很多珍贵的照片和实物(很多后来遗失),却从未跟我们5个子女说过房契的事,现在想来,可能父亲也不知道房契就在母亲手里,因为记得父亲在最颓丧的时侯喊出的"回武汉去",母亲都只是沉默以对。待几十年后落实政策时,母亲才将房契"完壁归赵"。事后,母亲只是淡然一笑:"这是娘家的",一个大家闺秀的风范立体呈现。

  在母亲去世前一年的“七夕”,我带着女儿从婆婆家赶去看望母亲,当时见到的一幕现在回想起来都像视频——天已擦黑,偌大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没有亮灯,只见母亲的背影在客厅里踽踽独行,用“孑然一身,形影相吊”形容绝不夸张。那一刻,我的心被蜇得生疼、生疼。为了奔自己的前程,为了经营自己的小家庭,母亲的情感生活在父亲离去后,被我们生生地忽视了,我怎么能够原谅自己的疏忽?!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母亲。几天来,我寝食难安,我该怎么为您做生?每当我唱着《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我何尝不是想到了母亲您而声情并茂;每当我写着“七一”颂歌,我何尝不是想到母亲您而文采飞扬。您使我们的爱有所附丽,您使我们的爱得以升华!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母亲,请让我轻声地对您说:生日快乐!我知道,在银河的尽头,我的母亲在舒心的静候;在鹊桥的中间,父亲、母亲在细心地俯视人间,他们的儿女健康、自在的生活,会让他们感到“胜过人间无数”。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母亲,请接收我迟到的康乃馨,在您去世的那一年的母亲节,我欲送而未送达的康乃馨。

  生日快乐,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