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观海记

四月初,吾与君入海口,初至,已入夜,微凉。望街灯昏明,椰林拂风。初来此处,甚喜,此景正为吾心之所爱。然有一事迟迟未圆,多年思之梦之,唯恐此生无缘一见。所见者谁?扬帆之海也。

  来此头等之事,非望海也。因而几日燥忙,才邀故人同往,起身乘车而去。路途稍远,几经颠簸,些许不适,稍有晕呕之感,然不敢懈怠。许久,听闻海潮呼啸,吾惊喜若狂,疾步观之,见汪洋一片,灌目而呈。湛水凌凌,有远航之帆,隐约可见兮。吾不顾沙之灼烫,赤脚而去。潮扑浪打,风清且大,潮退之时,忽见有贝留于沙,吾观之,捡之,喜形于色。故人亦是欣喜,同往。许久,见骄阳落海,乃与故人携贝而归。望贝叹之,日日多燥碌,何日再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