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凉西风

西风吹干了阴山的骷髅,
轻风点绿了河边的杨柳。
风中带着哭,
哭声从耳边疾驰而过。

捧出眼泪的眼眶像一枝花朵,
开在每个人的屋后。
等风走了,西风凉了,
再来抱着残朵失声痛哭。

没有问候的时钟,
像一塘平静的湖,
嘀嗒,嘀嗒,
时光似水溜走。

纵然肥胖的人已经变瘦,
袅娜的身姿已经臃肿。
这一声真诚叩响的钟,
将死亡敲成叮咚,叮咚!

待花凋尽最后一朵,
留下的人儿仅剩一个。
再也不要过问西风,
送来几阵穿墙而过的凉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