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暴雨,湿了谁的骨骼

雨,泛滥的下着
二十多天如一日,一发不可收
浩空的雨水,肆意倾泻
让山河倍感凄楚,和惶恐

六月的炽阳,早已藏进万丈深云
密谋大地的灾难,阴险之至
苍天,揪心痛啼,泪泻苍茫
敲触着每一根脉动的神经

钱塘江水爆涨,清水江满堤
脱缰的支流,四处狂奔
暗算着大地的生命与财产
也挥霍了民众的土地和粮食
无休,无止……

这雨,下得无比惊心,残酷
让川北的新磨在瞬间窒息
让黔贵多地痛不欲生
再看赣东北的婺源,一夜成海
如此痛心疾首,胆寒入骨

半个中国的土地
被暴雨席卷了往日的宁静
灾难的突发,揪起万众聚心
湿淋的迷彩服,瘫倒在救灾的前沿

这场雨,下得没心没肺
淹没了逝去的魂灵和伤痛
在南国的版图上,浸刻滴血的沧桑
暴雨,吞噬了江山和家园
也湿透了征服灾难的汉子们刚毅的骨骼


那一夜,无法入眠

那一夜,暴雨仍在肆虐
延续了白昼的疯狂和无情
漆黑的天幕,驻着发飙的魔兽
将雨水倾倒在这片无辜的净土
不管青红皂白

那一夜,青山嚎哭,河流怒吼
河堤两岸的村庄
都蜷缩着单薄的身躯
认命苍天的屠没
诚惶诚恐,无力回天

那一夜,低洼处的亲邻们
集聚高处人家,逃灾,避险
成群的守着微弱的烛炬
任凭屋外狂风大作
暴雨,猛敲门窗
听河水暴涨的咆哮,顿感透心的痛凉
所有人合十双手,祈盼着光明的到来
祈求着雨过天晴的神灵
祈祷着把这个残魔的世界看个清楚明白

那一夜,雨没有停歇
上游库区的数十万水立方紧收腹壁
直到远山透出一线光亮
闪电,雷鸣,逼退所有的心思
疲惫的眼,焦灼的心,紧绷的神经
暴涨的水,坍塌的路,下滑的泥石
全都融进了东山上巍峨的救星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