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小事吉

飘来一片叶,在案头,
想是从秋天槲树的杀红落出的。
掌心的纹路里,
九颗钝齿咬住一根马鬃,
有应无应,乐见鬼车。
当你越过雷雨笑对高高的腐朽,
那叶脉响彻山谷。只有
这尘俗的一刻被人记取,可以了。
刮了一夜风,败枝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