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冬天,在卢森堡公园

冬天,在卢森堡公园,
乌鸦停在树梢;在雪中倾听
伤痕累累的栗树举行秘仪,雪
已积在它们黑亮的羽上。

那黑亮有时闪进树枝,
雪掉下,仿佛翅膀折落,而枝桠
摇动,预告着即将来临的消息。
我看到栗树上的死亡转灵,

与坡看见的不同,它们
即使在枝上挪一挪脚或拍动翅膀,
也没有声响,飞影已雕入
时间的黑色,永不再来。

这天我坐在长椅上,对着
魏尔伦,他头顶也站了一只鸦。
这单调中的庄严,我在这里 
给你写信,我想在信里告诉你,
我听见了入教者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