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工地魂

1
“南下”是一种时髦
其实是命运的践行
如一块铸铁的沉默,
在无休止的工作中丧失了言语
我闻到了身体的饥渴
哑语的铁,变得更铁而难耐
搬运钢筋,像运后山的竹笋
行囊里的生活越来越重

把生命塞在安全帽下,抡起大锤
像弯腰的稻谷
背负田野的辽阔

淹没在城市的
淹没内心的嘈杂,你拘禁鸟鸣炊烟
你不对人说出隐晦
只惦记那张窄窄的火车票
 
2
与木头打交道一辈子的父亲
在家做水桶脚盆,在外做豪宅别墅
钢结构与塔吊,像隐遁森林的骨头
泥土,分解脚手架上的汗水
我像奔走的孩子
最后破裂,沙哑的喊叫声
像留守的女人,接受虚无的月光


3
塔吊,越发像陡峭的山
当地球摇摇晃晃
我不得不考虑和我存在的关系
是否要找个高度,晾晒湿漉的灵魂
依存,紧张,抑或对立
每次作业你都要把“大臂”倒转上几圈
仿佛只有这样
才能找回在家摘丝瓜,需要长长的竹杆

4
使劲把内膨胀螺丝
打进墙体
你觉得有碰撞,挤压的火花
火花,
像你和桃红撞出的那朵
我看到了希望与绝望
看到了只在北方盛开的那朵雪花
你保持旺盛的精力,将每锤都击中要害
把力灌入岩层,把地底掏空
让深埋在断层的孤独
喊不出痛
挤地铁,走过人行天桥,
每晚把自已的救赎,
填满一个冥想者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