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永远不远

花开必谢,晚开者依旧盛开
人活必死,后死者依旧拼命地活

万物贪生,但不可以怕死
死是我们的影子
不领着影子的活,不是活
所以这世界,本无永远
永远只是,生命从肉体到灵魂的距离
所以生命只有向死而生才壮烈

你看蜘蛛网上那只雄蛛多壮烈
交配完毕,便被受孕的雌蛛蚕食
你看河床上从大海中回游的鲑鱼多壮烈
生下它们的孩子,便搂着河滩长梦不醒
你看那些,先于夜晚抵达火焰的飞蛾多壮烈
成群结队,跳进篝火
像一颗颗耀眼的流星
你看那,面对阳光和屠刀的老羊多壮烈
它不住地喊着妈妈,妈妈
它刚刚还在忘忧地自由自在地吃草


这就是生命,生死纠缠,像两条恋爱的蛇
永远不远,未来已来
是死是活,就在此刻
此刻,一朵花跌跌撞撞地走进墓地
此刻,一位新娘从墓地回来再度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