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猎枪

我默记它的顺序:开膛、填进火药铁弹子、上膛
着左眼模仿真正的猎人怎样用一只眼瞄准
一只鸟掉下去,山林抖过之后跌进更深的寂静
铁质的冰冷,冒着生灵附体的腥气
成年后我常常会在人群中嗅到这种气味
我知道扣动扳机的时刻和走火的瞬间
我知道在一个不允许私人持枪的地方
太多人空着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