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敬畏

随着枪声  山坡上冒出一小缕尘烟
它轻轻跳开了几步    
一只土色的小狐狸依旧回过头来向我们张望
面如古铜的老司机用藏语低吼了几句
那个搭车人收起了他的枪
 
那天我们幸运地拜谒了怒江上游有骷髅墙的天葬台
在暴雨到来之前赶过了那段泥泞而陡峭的峡谷险路    
啊  感恩一直俯视和指引我们的苍天与众神
 
时隔多年  想起当时还算年轻的我们
在夏日的高原上驱车千里
像那些冒死攀登神山的人们一样
用一种近乎无知的鲁莽    
兴致盎然地冒犯了那些寂寞中苦修的亡灵
 
看晴空下的雪山凛然屹立令人心生敬畏
嗷  但至今我依然不知这一生中
到底还有多少事应该幡然领悟  虔心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