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吴仁宝,你是人民的宝

也许,从你出生的那一天起

就注定了你是一个难得的宝

所以父母给你起了个

特别温馨的名字

——吴仁宝

 

吴国之地的大江南岸

曾经长满了芦苇与杂草

始从伯泰与仲雍二皇兄的到来

以及季札和历代圣贤的鞠躬劳操

才有了鱼米水乡的

飘香麦稻 

 

微信图片_20180205101027

 

而你,出生在那个贫苦的年代

贫瘠的土地,以及贫瘠的村庄

和贫瘠的乡间小道

 

后来你入了党

懂得了翻身作主

还需改变旧貌以及落后的村庄

和把百姓的肚子填饱

孩子们能够高高兴兴地上学

 

于是你把锄头举得高高

你把水车踩得清流滔滔

你领着乡亲们高唱

“高田塘,高田塘

从今以后别再让农民

心头发慌……”

 

那个时候你多年轻

多朝气,多豪情

乡亲们就冲你说

带着我们朝幸福的大道

奔跑吧,奔跑
 

226442_500x500

 

是啊,那个时候你就明白

华西的天,是共产党的天

华西的地,是社会主义的地

华西人的生活

就该是幸福的天堂

 

为了这,你开始

磨房里办小厂

你开始水稻夺吨粮

你开始将全村的草棚

改建成一栋栋青瓦白墙的新房

 

就在那时,你从乡亲们的脸上

明白了一个道理:

百姓的幸福才是我的幸福

人民的健康才是我的健康

才是我长远的希望

 

从此你不再犹豫

不再徘徊

不再被各种风云而左右

不再为“姓资”还是“姓社”

所折腾与伤心、伤脑

 

你用你的智慧

带领乡亲们告别贫穷

你用你的汗水

帮助村民们建起别墅洋房

还有每天、每时的声声问好

 

226443_500x500

 

你以农民的心思

想着农民的事

为他人的每一份存单

留下你的信誉

和永远不赔的保障

 

你以农民的感情

想着种田人的辛苦与辛劳

于是你让种田人开着

宝马去耕作

去收割浀莱、看护水稻

 

你以农民的目光

想着孩子们的未来

给他们提供最好的

学堂与奖学金

如果上了北大、清华

华西可以把你的婚庆酒席全包

 

或许是你把华西建得太好

或许你把社会主义的旗帜举得太久

或许你只知道想着百姓的事

或许你把人的贪欲早已看透

所以有人总在琢磨

为什么不把集体的财富分了

为什么不把共产党的牌子砸了

 

为什么你吴仁宝永远不倒——
 

226441_500x500

 

面对东风的瀟冷

西风的刺骨

南风的阴森

北风的严酷

还有地风的险恶

你总是轻轻的一笑

随它们去吧,我就是

——吴仁宝

 

吴仁宝啊吴仁宝

你是华西的魂魄

农民的代表

你是中国的天空

人民的宝

 

吴仁宝啊吴仁宝

你是华西的魂魄

农民的代表

你是中国的天空

人民的宝

 

你相信,在你身后

有人会嘲笑华西

 

就像世界上有人希望

共产党中国早早结束

换上他们准备好的

资本主义外袍

 

你相信。在你身后

有人千方百计

找出一百种理由和荒唐

说华西这不好、那不行

唯独他们不干就是最好

或者把大伙的钱放入他的腰包……

 

226444_500x500

 

你相信,在你身后

大地仍将肥沃

华西更加锦簇

人民不断幸福

江河滚滚浩荡

 

于是你把自己的身影

化作九尊方塔

你把思想

垒成摩天大厦

你把精神

留在我们的血脉与心坎

 

吴仁宝啊吴仁宝

你是华西的魂魄

农民的代表

你是中国的天空

人民的宝

 

吴仁宝啊吴仁宝

你是农民的代表

人民中国的

 

——宝!

 
 

226442_500x500

 

是啊,那个时候你就明白

华西的天,是共产党的天

华西的地,是社会主义的地

华西人的生活

就该是幸福的天堂

 

为了这,你开始

磨房里办小厂

你开始水稻夺吨粮

你开始将全村的草棚

改建成一栋栋青瓦白墙的新房

 

就在那时,你从乡亲们的脸上

明白了一个道理:

百姓的幸福才是我的幸福

人民的健康才是我的健康

才是我长远的希望

 

从此你不再犹豫

不再徘徊

不再被各种风云而左右

不再为“姓资”还是“姓社”

所折腾与伤心、伤脑

 

你用你的智慧

带领乡亲们告别贫穷

你用你的汗水

帮助村民们建起别墅洋房

还有每天、每时的声声问好

 

226443_500x500

 

你以农民的心思

想着农民的事

为他人的每一份存单

留下你的信誉

和永远不赔的保障

 

你以农民的感情

想着种田人的辛苦与辛劳

于是你让种田人开着

宝马去耕作

去收割浀莱、看护水稻

 

你以农民的目光

想着孩子们的未来

给他们提供最好的

学堂与奖学金

如果上了北大、清华

华西可以把你的婚庆酒席全包

 

或许是你把华西建得太好

或许你把社会主义的旗帜举得太久

或许你只知道想着百姓的事

或许你把人的贪欲早已看透

所以有人总在琢磨

为什么不把集体的财富分了

为什么不把共产党的牌子砸了

为什么你吴仁宝永远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