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孟子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离娄上: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
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